2021 年 9 月 12 日

《也許你我有同樣宿命》

漫天冰刨下雙手顫抖地扣下板機,
不是為了妳的名譽決鬥。
因為不曾愛過,
一絲也沒有!

褐重軍裝大衣下藏有顆赤熱的心,
不須為妳費盡思量偽裝。
伏特加將灌補那失落的靈魂碎片,
妳也不是今夜酩酊大醉的好藉口!

回眸一笑賽過良駒千里,
就迷戀長歌善舞黑眼睛。
縱然高加索山脊上映著血月殘星,
仍匡不住蒼雲湛藍豪放野馬低吟。

被詛咒的荒野之狼漂泊,
宿命預言死於惡妻之手。
不是已為人妻的妳,
也不是深閨待嫁的妳,
更不是那掠奪到手的妳。

終究惡人不是妳!
是那令人蹭恨的禽獸。

冰寒凍原死寂裡,
腐屍堆嗅聞找尋,
遺失的一半靈魂。

~記《當代英雄》讀後感
September 12,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