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6 月 14 日

【告白~兩樹花、一種黃,都是夏日的回憶】

之一~阿勃勒~
即便台北市街道上常常看到這種滿身掛滿黃澄澄的鈴鐺小花,植物園外也環繞一圈像是護城守衛,直到認識的那年夏天,妳說這是阿勃勒,盛開的季節就表示夏天到了。是我生平有記憶以來正式認識的第一棵樹,感覺像是一位日常生活周遭常見卻不相識的朋友。後來妳給我看筆記本上畫著阿勃勒的枝葉手繪,纏綿的朵朵小黃花,隱藏著知了、螳螂,即便用的是寫日記的鋼筆墨水,居然栩栩如生,活靈活現。原來世界之大,還有這樣的昆蟲植物生態;人海之闊,還有這等奇人異事。

「不就是日常景物罷了,也不過是普通凡人而已。」心裡卻讚嘆著,果然名校多奇葩,大首都的草木恐怕也不是一般般。追憶那年盛夏知了再吵,腦海裡卻只留下 一串串清脆迴響。滿樹響噹噹諾大的黃色手繪印記,烙下成我十七年少夏天的回憶。

之二~黃槿~
《一日生,
朝起枝頭展,暮落樹根殘。為君待春來,守身鬟四簪。
終不悔。》

一同牽手散步過許多羊腸小徑,靛紫的蝶豆花隨手可採、富貴的山茶花斥鼻撲來,路上還有各樣波斯薔薇、百花爭豔,但妳卻鍾愛軟枝黃蟬,更疼「黃」色秋「槿」。不單是因為妳的姓,而是因為秋瑾的氣節—愛國的情操,奉獻的精神,從一而終的堅持氣度。那路上婆娑曼妙招手的軟枝當然比不上,黃槿花可以為了愛情從高高的枝頭上縱身一跳,粉身碎骨。時機已到,花時不再,便是無怨無悔。

這是當年的誓言,六七月初夏得識,八月夏末結褵。漫黃澄澄的花瓣包裹保護著一顆赤紅心蕊。至今仍是糾結,這是我二十初識夏天的回憶。

之三~一種黃,兩樹花,三生有幸,似無虛幻~
《夏天的回憶》(日本童謠)

夏天一到我就悄悄地想起,
茅屋旁的池塘,晴朗的天空。
清晨濃霧照著翠綠的山峰,
水田裡的秧苗,小小的山岡。

每當芭蕉樹,要開花時,開花時,
一朵一朵含羞地開在靜靜的池塘邊。

金黃色的夕陽西斜晚風輕輕飄,
嗚~嗚~嗚~,難忘的回憶。

June 14,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