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3 月 31 日

《回那鐵馬騎不到的故鄉》

月出晨曦,
UBike總可帶我上工返家。

一肩橘黃背包,
就可裝入一日奔跑的精神力量,
有時還差衝撞束縛的一些些勇氣,
也可去感染點北投泉水氤氳,
霧白中幻想就
成了。
一一一

春逝夏至,
太平洋湛藍波浪舞喚著。
多了一隻箱包,只因鐵馬無法渡海。
一站站滑輪,轉程間的虛幻
是台北?在柏林?
往仁川?飛巴黎?
阿姆斯特丹的街角花店,
法蘭克福的地鐵歌聲。
箱包上總多會支鬱金香,
耳畔裡還迴響著橫跨七座橋。
一一一

今夜此刻,
箱子上載着踏不過浪的肩包,
這北車灰霾裡,
總該別上些什麼回鄉吧!

是什麼?是什麼?
心田悄悄冒出一點晶晶粉影
是我的思念注成一朵
淚的小花。

~返東紀實March 31, 2021